密切留意
社區文化大使
文化大使
節目查詢 2372-9007
image

《四千金》故事簡介

2,10,12,13,18,29、48…..四千萬獎金就在眼前,中獎彩票忽然不見了!!!廿多年前一張中獎彩票離奇消失,改變了金家四姐弟命運!!生命的序曲還未響起,變奏已打得四人頭昏腦脹!從此……大家姐Guage終日埋頭鐘錶世界,只愛與神對話、二姐Dolly變成對人歡笑背人愁的怨婦、三弟Cay成了好食懶飛的隱蔽「電車肥男」、四弟則是落吧溝女閒時撩雀的當代蒲精。一天,坐監廿多年的金媽回來,樂章再次奏起,早已冰封的關係突變得熱哄哄、亂麻麻;四人在生活中狂歌亂抓,抓出一道道舊傷痕,傷口越痛,唱得越高音,震撼這條僻靜的Soul Lane。失去多年的母愛即將回歸,帶來的是四千萬的生命密碼,抑或是一首動人的輓歌…..

image

音樂劇《四千金》的第一重創作                                        編劇 導演  余翰廷

這天,疲累的躺在床上,希望早點睡覺,希望睡得熟一點,長一點,靈一點,希望,希望,希望著,結果天亮了。


 在夢中,回家時竟然迷了路,不知怎的,走進了一條開滿了酒吧的街中,嘈吵聲和音樂聲交疊在一起,間中還加進了一兩聲嘔吐聲和粗口聲,堆疊出一首奇怪的樂章,我聽不懂,但我看得明;於是,我好奇地在這街中流浪般的走著看著,越走越興奮,人性在我面前不斷展現,善惡美醜都無從掩飾;就在我忘形之際,把一個醉漢撞倒在地上,還未來得及把他攙扶起來,耳邊便傳來追趕的聲音,不知怎的,我突然變成了那醉漢,被幾個警察追趕著,我拼命的跑,在後街中左閃右躲,就在我避無可避的時候,出現了一個艷麗的女子,她帶領我從一度不可能的門中穿越了過去。當我坐在安全的房間時,我嘗試問她我為何會被追趕,這個夢的邏輯到底是甚麼?她不發一言,在我還未回氣之際,她給了我一瓶水,只喝了一口,醉了。


 傳來陣陣花香,張開眼睛已睡在我家大廈的入口處,在睡眼矇矓的視野中,才發現原來大廈旁邊新開了一間已關了門的酒吧,誌慶花圈上的花朵淍落在四周,無意識地在地上撿了一朵。在電梯中,不停想著那個世界,那個世界擁有的音樂和邏輯;是好是壞,原來就在身邊。


 花,現在還裁種在玻璃杯中。 



作曲的話                                                                                                          Frankie Ho


經過了數個月的創作 

Deadline 過了又過 

想說的話

也該全在歌曲內 

也想不到再有怎麼話要說 

或許 

分享兩段歌詞給大家 一首我很喜歡的英文歌: 

Mother of mine you gave to me, 

all of my life to do as I please, 

I owe everything I have to you, 

Mother sweet Mother of mine. 

Mother of mine now I am grown 

and I can walk straight all on my own, 

I'd like to give you what you gave to me, 

Mother sweet Mother of mine.



填詞的話                                                                                                             陳文剛


每次為余翰廷創作的劇本填詞,都是一項挑戰,他的劇本中,總是有或多或少的明喻隱喻,要觀者參透。把守填詞這個崗位,便得將這些特有的味道,透過音樂,透過歌詞,將之呈現給導演及演員,再加上導演及演員的藝術處理,才幾度創作下,讓觀眾窺探一二,這個過程真的刺激好玩。當然,除了根據劇本去填寫歌詞外,也自然地加入我的個人思想見解,那才是創作,才是我的心血。 


Frankie Ho的音樂是不容置疑的好,充滿戲劇性,人物角色鮮明,對話性強,每收到他的新曲,我都十分小心,好好處理,免得我用了一些沒意思的詞彙,浪費了任何一個音節。當我想出一組詞句,完全配合他的音樂時,那種感覺是極之美妙的,有難以言表的快感。


 但有時大腦不靈光,偶有也會出現一兩句強差人意的句子,幾經自我洗腦之下,滿以為可以瞞天過海,當沒事發生般照樣交貨,卻每每遭到編劇或導演或作曲或演員的無情打擊,直指某句子有問題。那時我才深深知道,真的別妄想可輕輕帶過,觀眾眼睛是雪一般的亮。便又乖乖的回家痛改前非,真是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


 最初知道這劇有36首歌,我的心真是呆了好一陣子。36首?何時才可完成?這真要了我的命,沒有兩個月都不能完成,而自己還有其他工作,壓力可謂相當大。但原來像步行一樣,一步一步的行,終點必會到達,壓力亦漸漸減少,有時一晚也可填兩三首歌,進度因而加快,而我亦應承過自己,一定要在第一次圍讀前完成所有歌詞。經過多次不擇手段的通宵達旦,這個心願終可達成,完成壯舉,可以算是音樂劇壇的一個異數。 


能夠和編劇余翰廷及作曲Frankie Ho再三合作,是我的福氣,除了二人均是出色的創作人之外,他們亦是態度認真而有要求的人,在他們的夾擊之下,我的歌詞水準亦得以提升,這又是觀眾之福。

演出資料及製作人員表

編劇/導演                       余翰廷


作曲/編曲/音樂總監       Frankie Ho


填詞                                 陳文剛


編舞                                何靜茹 


舞台設計                          章佩佩


服裝設計                          張曉彤


音響設計                          馬永齡 


燈光設計                          楊子欣 


舞台設計助理                   張正和


演員                                廖淑芬      林小寶      林澤群      黃龍斌      黃呈欣      余翰廷      陳熙鏞      黃釗鑫      盧富泰      文傑聰 

                                      鍾一鳴      楊政楠      張學良      何健汶      何康汶      馬師雅    

 

製作經理                        李浩賢

 

舞台監督                        劉細優


執行舞台監督                 孔稜斯


音響控制                        夏恩蓓


助理舞台監督                 馮舒凝、譚思穎


舞台助理                       麥樹榮、廖令基


服裝統籌及製作             曾淑芬、陳偉兒


佈景製作                       天安美術製作有限公司

 

監製                             廖淑芬、林澤群


助理監製                       凌秋華、尹偉程 


前台助理                       何冠儀、鍾詠詩


宣傳平面設計                 Zee Li


宣傳及演出攝影              王國華@ Henry Wong Studio


演出地點                        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             


演出日期                       2009年10月9日至11日共5場


節目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劇場工作室及異人實現劇場聯合製作